分享:

美国中部时间:2015-03-24 13:25

贵宾热线4008-571-123

新闻动态 / NEWS

更多 +

联系我们


涵翔赴美医疗服务中心

电话:+86-0571-8257 2188

微博:@赴美看病专家

微信:hanxianghealth

网站:www.handsomecare.com

地址:中国.杭州市庆春隧道口钱江世纪新城宝盛世纪中心39层

医学前沿

波士顿儿童医院质量经验的正确打开方式:量化、科研、创新

作者:http://www.handsomecare.com/ 发布时间:2016-07-08 浏览次数:101115

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波士顿儿童医院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儿童医院,医疗质量位居榜首,量化、科研、创新是这家医院的医疗质量保证之源;

 在美国波士顿儿童医院任职的医生首先要通过委员会的认证,难度等级同等于考医生执照,每年需要进行学习,以一定的学分时常来进行再教育,不间断的学习让医生能够了解最新医疗技术,帮助提高自己医学能力。

 量化

波士顿儿童医院始建于1869年,1905年波士顿儿童医院成为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主要的儿科教学医院,所以波士顿儿童医院和哈佛大学医学院是一个非常紧密的合作关系。波士顿儿童医院为患有复杂和罕见疾病的患儿提供一流的护理和治疗效果,通过尖端的研究、创新,以及致力于为大众提供可靠和优秀的医疗服务。

在医疗质量方面,波士顿儿童医院以及每个科室都有一个专门的部门,叫质量保证部门。在十年以前,我们也不太重视这方面。但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开始用量化的方式来衡量每一个分支,每一个分科的表现力。

我说的表现力就是服务性,比如,医生从患者拿到预约的时间上,是一个量化。如果患者花了一周,或者两周时间来拿到预约,这个感染率是怎么控制的,还都是通过量化来进行评定。再比如,为患者提供的服务环境不舒适,而且会对患者生命造成危险,这其中有很多因素,我们会用量化的方式来衡量,来保证他的质量的提高。

现在有一种趋势是超级分科,学科划分的很细。如果不量化,很难评判。

当我们实现量化后,在过去的5到10年间有了一个很大变化,医生之间,专家之间沟通有了很大的改变。因为他们现在是电子病例,如果一旦这个患者要做手术,而且通常他们患者都是病情比较复杂,会涉及到各个学科,那他就会说涉及到神经内科的,神经外科的,麻醉的每个医生都会治疗,直到每个医生都亲自说这个患者可以做手术,那这个患者才能做手术。如果其中一个分科的医生说不行,不能做手术,那患者的手术可能就会取消。在这个过程中,每个医生会提出他自己的建议,同时还有一个在系统会诊的建议。

科研

医生是医院最重要的“资产”。我们自己的儿科医生也不够,我们很珍惜儿科医生,因为他们会照顾孩子。我们很强调预防性,在疾病没有出现症状之前就及时的进行预警。比如肥胖、肺部疾病,这样能够保证小孩顺利的成长,能够享受到好的生活质量。

美国的医生一上午只看4个病人,如果像中国的儿科医生一上午看15个或者50个病人,就没有时间做创新和研究。美国的体系虽然医生看似很多,实际上有大量的医生是在做研究和创新。每一个医生只是一部分时间在做临床医疗,他们有相当多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科研,研究复杂的病例,所以病人的感受也可以很好。在中国一个病人只能看几分钟,所以两头不讨好,医生想好好看,但是又有那么多病人在等待。

如果将中国的患者量放在美国,那美国医生也是做不了科研的,首先的一个因素是,患者量确实要足够少,这样才能保证医生有时间去做科研。同时,实验室,是受政府机构、一些研究机构的资助,资助的金额通过医院获得,所以医生们也有义务把一部分时间放在实验室里。

在医生时间支配和患者量方面,美国和中国的一个最大的区别是医疗性。中国没有全科医生,美有家庭医生。而美国至少80%以上的患者是要找家庭医生解决。到了波士顿儿童医院的病人,一定是全世界最复杂的疾病。我们绝对不会让我们的医生去看普通的感冒,不会去看发烧等等可以在社区医院解决的普通病。我们无法浪费优质的医疗资源在普通的事情上。

所以,我们见到的全部是全世界最复杂的案例。在波士顿儿童医院做研究及哈佛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一定同时是临床科学家,这个定义非常重要,他们一定是临床科学家。

但也有不愿意做研究的医生,他就不一定要到哈佛系统,他也并不能进到哈佛系统,他会到下面的医院,甚至开自己的私人诊所,那只是医疗,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不同。

所以,你到了美国的医院以后,你会发现,这个医院,怎么这么冷清,或者这么安静,就像一个宾馆一样,因为这里不会有感冒发烧的病人。到波士顿儿童医院的,一定是复杂的,一定是各个地方都解决不了的。

创新

波士顿儿童医院目前有500张以上床位,有40个临床科室,249个专科临床计划。去年波士顿儿童医院接待了有25000名住院患者,还有58万名门诊患者。2015年和2016年波士顿儿童医院被连续评为美国最佳的儿童医院,其中在10个儿童科室里有7个被评为全美第一。

最耀眼的是我们有两位诺贝尔奖得主,还有470名独立研究员以及超过1400名研究型科学家,我们致力于科研教学以及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

我们有一个独立的创新中心,创新中心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即心脏外科全球著名的外科医生叫Pedro del Nido,他发明了一种胶水用来替换针线,不需要再缝合,用胶水就可以了。另外一位医生发明了一种通过尿液检测肿瘤是否复发,通过尿液检查可以让患者了解到是否需要做进一步其他的影像的检查。

过去几年兴起的一种新的技术——3D打印,通过3D打印机可以创建出孩子的颅骨以及脑部的结构,可以通过这些结构模拟做手术,这样避免了在真人身上出现错误。

我们在只有半个心脏的新生儿身上让它再生出完整的心脏,我们的目标是把这个技术广泛传播开来,尤其是在中国市场是我们的一个战略市场,我们要把新生儿的心脏再生技术传播出去。

我们做研究是出于自愿的,因为真的很想为患者解决问题,我们的研究是为了找出新的解决办法,在临床上要进行一些试验找出新的解决办法。我们很多医生1/3的时间用于临床,2/3的时间用于科研.

当然,在波士顿儿童医院把科研成果商业化是有一定流程的,作为发明人本身是会有一定比例的经济受益,但是我们很多医生并不是为了经济上的受益。

多年来,我们医患、医疗质量较好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和患者始终保持沟通,当然要做到这三点,第一,跟患者沟通。第二,要让患者有一个合理的科学预期。第三,在任何阶段医院、医生,与患者一起努力。

当每一个手术之前,医生都会告知患者风险,让患者知道,医院能做到什么,医生能做到什么,医生、医院绝不是万能的,但我们会尽力。如果医院、医生是万能的,那么乔布斯就不会去世了,就这么简单。所以核心问题是要告知和患者沟通,要把患者的期望值放在合理的水平。这样的话,会大幅度降低医患的纠纷,当患者配合时,也会提升医疗服务质量。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096号

了解更多美国医疗动态
疾病
赴美就医
远程会诊
出国体检
姓名
联系方式
今天已有 位咨询用户获取了报价

签证咨询

专家咨询

快速预约

联系手机  *
疾病名称  *
留       言
验  证  码   *